也难怪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子在般就要和村落中

  你愿意付出代价,重来一次吗?”
 
    “我,自是愿意,可是,我既不知道水秀爹在哪里出事的,又不清楚水秀卖去的家庭,再来一次的我,没信心不让自己走原来的老路。”
 
    毕竟,毕竟我只是一个连一颗珠子都守不住的穷渔民啊,再来一次我除了捕鱼还能做什么呢?
 
    那和上一辈子一样的轨迹,再运行一遍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破了头的委托人,又听到了更加蛊惑人心的话语:“如果有人能帮你走出一条不同的人生路,让你娶上一个漂亮的媳妇,抱得美人归呢?”
 
    “那我自然是愿意交换的。”
 
    “如你所愿!”
 
    又成功的忽悠住了一个老实孩子的笑忘书很是得意。
 
    它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有些庆幸的想到:这些人必须在顾铮做任务前就忽悠住了。
 
    否则依照他这宿主做任务的劲头,前面的世界都结束了,它这里还没找到合适的委托人,这事就大发了。
 
    再一次逃过一劫的笑忘书,就这般得意洋洋的将顾铮的灵魂带到了第六世界,却没想到委托人的执念与惶恐是那么的深沉,直接就把顾铮穿越过来的时间,拼命的提前再提前,提前到了他毛都没有长齐,提前到了他第一次跟着村里人出海的前夕。
 
    成吧,你是委托人,你说咋办就咋办。
 
    认命的顾铮,直接就在沙地上拾掇了起来。
 
    先要把衣服穿好了,总不能光腚回村侦查‘敌情’吧?
 
    待到顾铮拿起了原主的衣服的时候,看着这敞着怀的短打的衣服,胳肢窝的袖底处还开着口,顾铮就知道,自力更生的日子还在后边呢。
 
    对于外在,他其实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唯一让他耿耿于怀的还是年龄。
 
    真应了一句老话,毛都没长呢,在这个世界中你想干点旁的,也没人带你玩啊!
 
    这不,当他穿戴整齐,将衣服边上装满了此次潜水收获的鱼篓跨在肩上,朝着记忆中的小渔村走过去的时候,在细沙漫布的村口处,正有两个拿着棍子扒拉着晒场上的海带的半大的小子,就朝着他取笑了起来。
 
    “咋啦顾铮,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啊,给你家秀儿捞的金蝶贝寻齐了吗?”
 
    “你可别寻懒啊,否则水秀又是三两天的不理你,找我们唠嗑的时候,你又寻我们的麻烦。”
 
    “就是,你说你咋那么不讲理呢,水秀想找谁玩,那是她的事情,你管的那么宽,你是她的谁啊?”
 
    这要是平日里的委托人,现在早就将鱼篓放在场边,先和这两个潜在的情敌干上一架再说了。
 
    可是现如今换上了顾铮,说句不好听的,他要是为了这两句话就上去计较,总感觉和欺负小学生没什么两样。
 
    所以,顾铮只是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皮,用最淡定的眼神上下的扫了这两兄弟一眼,一言不发的就从他们身边擦过,将他们当成了空气一般的,给无视掉了。
 
    顾铮这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反应,让这两位当时就愣在了现场,手中的耙子也跟着停止了运作,呆愣楞的看到顾铮消失在了村落深处之后,才一脸茫然的对视了起来。
 
    “这顾铮是怎么了?”
 
    “不知道,不过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顾铮虽然不言不语,但是比以往更吓人啊。”
 
    “对啊对啊”深感赞同的小伙伴,拼命的点头:“他刚才打量我的那一眼,怎么说呢,就好像是被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给盯上了一般。”
 
    “就像是俺爹要打我屁股时候的模样。”
 
    是啊,心有戚戚然的二位,又沉默的低头干了一阵,复又齐齐抬头,异口同声的说道:“咱们以后还是少惹顾铮吧。”
 
    那么因为一个眼神就被同龄人所敬畏的顾铮又去哪里了呢?
 
    自然是回家了。
 
    只不过不和外人所想的那般,先回自家将鱼篓中的金蝶贝挑拣出来,刷洗干净送与邻居家之后,才忙活自己的事情。
 
    现如今的顾铮是连想都没想,径直的就回到了他那个由茅草搭建的小屋,去查收委托人的家底去了。
 
    待到他翻箱倒柜一番之后,果不出顾铮所料,这又是一个穷鬼的生活。
 
    茅草屋的后边,用石板歪扭搭建的灶台间里,只有半袋多一点的米面,几把在渔村中随处可见的海白菜海带等海中的随处可见的物产,堆放在干毛草铺成的角落之中。
 
    一个用麻绳吊起来的小油壶,半罐因为受潮有点发粘的粗海盐,一整罐的鱼虾酱,以及房梁上排排悬挂着的风干咸鱼,这就是委托人家中所具有的所有食材了。
 
    而转到了这个连着外厅算在一起,也只能算是一个大房间的小屋内的顾铮,成功的就从实心床板的底下,掏出来一个防潮用的小油纸包。
 
    打开这个被包的层层叠叠的纸袋,里边就露出了委托人的所有的家当。
 
    一百个孤零零的大钱。
 
    用这个世界的物价来换算,也就是四十斤大米的价值。
 
    也难怪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子,在这般年龄里,就要和村落中的大人们一起,开始他第一次的出海捕捞了。
 
    为了有自尊的生存,也为了能存下更多的银钱,娶到他心爱的人。
 
    好吧,叹了一口气的顾铮,将家当放好,摸了摸这具皮肤被晒的黝黑,但还算健康的精瘦的身子,径直又转回后屋的灶台间了。
 
    半大的小子,吃穷老子,他饿了。
 
    多亏了上个世界他厨子的身份,让顾铮在只有这么简陋的食材的环境下,也能把自己的胃口,给伺候舒服了。
 
    房梁上现成的咸鱼摘下,用水缸中盛出来的清水洗上两遍,在咸鱼的表皮轻轻的划上几道漂亮的十字花,放在家中仅有的大瓷盘中,只切点姜丝,倒点罐子中的素油,就直接上锅蒸了。
 
    至于咸鱼入锅之后,顾铮也没闲着。
 
    他将口袋中的大米仔细的淘掉了砂砾,就往灶台的大锅中开始加水闷饭,等到这些步骤做完,再剩下的就是等待属于这个世界的第一顿的饭食,新鲜出炉了。
 
    这个过程总是比较漫长,当顾铮家的小茅草屋中,开始飘散出阵阵的饭香的时候,西垂的太阳终是支撑不住,被海平面遮挡住了它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