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作为南方能排的进前几名的少爷宁海很少有

李阳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对身边一个手下说道:“多挑一些能干的兄弟,收拾家伙,跟我去砸场子。”
 
    “跟大哥您去砸场子?”
 
    听了这句话,手下顿时惊住了!
 
    李阳已经成为了宁海黑道老大那么多年,这亲自带人砸场子的事情,已经有多久没有发生过了?怎么感觉就那么陌生呢?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李阳横眉立目!
 
    手下答应了一声,立刻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老大要亲自动手砸场子,这可是好几年都没见到的奇景了,今天青龙帮一定要精锐尽出,给老大撑场子!
 
    就在李阳出门的时候,迎面撞过来一个身影,定睛一看,正好是宋亿利!
 
    “阳哥,这么晚了,怎么,你要出去?你不是应该在看模特走秀么?我正想过来找你喝两杯呢。”
 
    这两人平时在女人方面臭味相投,经常聚在一起看模特表演,有些时候宋亿利还专门会找安静的地方安排一场别开生面的模特表演来讨好李阳,大致的就那种全裸的模特了。
 
    李阳见到是宋亿利,说道:“宋老弟,今天晚上当哥哥的可不能陪你了,得出去办点急事。”
 
    “有急事?”听到这句话,宋亿利的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是什么急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宋老弟,你是有所不知,南阳省薛家的少爷薛洋来到了宁海,结果刚刚被人打了一顿,还是拿酒瓶给开了瓢!”
 
    “什么?”宋亿利吸了一口冷气,他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打薛洋?”
 
    “这可是我的地盘,这样把薛洋给打了,我的面子往哪搁?”李阳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不,这个薛洋告状告到我这来了,我不带人去替他摆平这件事,以后还怎么指望薛家点头,让我发展南阳省的生意!”
 
    “阳哥说的有道理!”宋亿利闻言,眼珠再次转啊转,说道:“正好,阳哥,今天晚上我有时间,就和你一起过去看看!”
 
    “那好吧,你一起来好了!”
 
    说罢,李阳便带着人风风火火出发了,宋亿利是不是跟着,他完全不关心,他的心思现在全部放在了薛洋身上了!
 
    这一次李阳召集的弟兄可不少,至少有两百多号人,作为宁海市所谓的黑帮老大,他的能量还是很大的!
 
    虽然他正在逐渐洗白自己,但是宁海还是没人不知道李阳的势力,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得罪他了,他的手下人也很久没有寻衅滋事过。这一次一下子调动两百多人手,对他来说还算是比较大的手笔了。
 
    为了巴结薛家的少爷,李阳可是下足了本钱!
 
    李阳或许没有意识到,今天晚上的行动,将会对他的人生造成怎样的改变!
 
    ps:有事发的晚了些,终于第一百章了,加油。http://piaotian.net
 
 第101章 背后冷枪
 
    当李阳带着宋亿利赶到的时候,薛洋正站在酒吧门口,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了两圈绷带缠在头上,看起来实在是狼狈不堪,颇有一些搞笑的意味。
 
    不光是他,他身旁的两个男下属也同样缠着绷带,至于那个女人,满脸红肿,而且脸上全是五指山的紫红色印子,一看就是被伤的不轻,眼神之中全是怨毒之色!
 
    看到薛家少爷变成这个样子,李阳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连忙跑上前去,满脸歉意与担忧地说道:“薛大少,你怎么样了?怎么会伤的那么重?”
 
    薛洋连嘴都没张开,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
 
    李阳痛心疾首地说道:“在宁海的地界上发生这种事情,真的是我照顾不周!请薛大少谅解,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说法!”
 
    在和薛洋的交流间,李阳并没有用“您”这个说法,因为他毕竟比薛洋大十好几岁,用这种敬称也显得他太掉价了些。
 
    两百多号人,足足坐了六辆大巴车,在麦克斯酒吧的门前一字排开,显得颇为壮观!
 
    车子一停,车门打开,便从上面跳下来许多凶神恶煞的小混混,要么是赤着上身,要么是纹着纹身,大部分人的手里都拿着钢管、锤子和西瓜刀!
 
    在宁海这种国际化大都市,表面上的黑帮斗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因此见到这么大规模的黑帮聚集,路上的行人纷纷躲避,甚至都不敢拿出手机来拍照,生怕给自己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亡命之徒,万一惹到他们绝对不好受,那些西瓜刀可是不长眼的!
 
    看着李阳带来的人手,薛洋的眼中闪过略略满意的神色,不过这满意的神色稍纵即逝。
 
    “李阳,我在你的地界上被人拿着酒瓶给开了瓢,这么些年来,我薛洋从来没遭受过这种耻辱,从来没有过。”
 
    薛洋的话让李阳心中猛地一颤!因为他清晰的看到了薛洋眼神中的阴狠意味!
 
    “李阳,因为这件事,我很怀疑你在宁海的实力,要知道,我们薛家从来不和没有实力的人合作。”
 
    李阳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薛洋这是在期待自己的表现了,他要看一下自己的态度究竟是怎样的,如果自己稍微有句话说的不合他的心意,恐怕这个纨绔大少就不会让自己在南方的生意顺利开展了。
 
    李阳看着薛洋头上的绷带,攥了攥拳头,表情狠辣的说道:“薛大少,在这里让你遇到这种事情是我的失误,所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打我的人是这间酒吧的女老板薛如云,另外一个是她的男人,现在他们两个正在这间酒吧里鬼混,所以,该怎么做,我想不用我提示,你也应该比较明白!”薛洋满脸傲慢的说道,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盛气凌人的表情和头上缠着绷带的狼狈样子十分不搭。
 
    “你放心,今天我一定会好好的清理一下地盘!”李阳转过身躯,看着麦克斯酒吧的大招牌,怒气冲冲地说道:“来人,先把这间酒吧给我砸了,砸个彻彻底底!然后把那个叫姓薛的女老板抓出来,交到薛大少手里,都听明白了没有!”
 
    “还有一个男的。”薛洋提醒道。
 
    李阳立刻接话道:“把那个男的打断四肢,变成太监,身体绑上水泥块,扔进宁江里,沉底!”
 
    真是够狠!
 
    李阳和苏锐从未谋面,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已,就可以发布一条把苏锐沉进江里的命令!
 
    这个社会总是弱肉强食的,即便表面上再阳光,也改变不了残忍冷酷的本质,这是社会的基本法则,即便时代变迁,也不会消亡,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表现方式。
 
    说罢,李阳看着薛洋说道:“薛大少,我这样安排你看还满意吗?”
 
    薛洋点点头,用手摸了摸头上的绷带,伤口还隐隐作痛:“说到不如做到,还是要看你的实际行动。”
 
    李阳点了点头,一挥手:“给我动手,如果遇到有胆敢阻拦的人,狠狠的打,打到废为止!”
 
    李阳一声令下,那些青龙帮小弟们就像是饿虎扑食一般,嗷嗷叫着冲着麦克斯酒吧冲过去了!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李阳丝毫不担心这里的警察会不会出警,因为他平时关系处的十分到位,只要提前打声招呼,警察就会把出警时间推迟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那时候打砸行动就已经结束了。
 
    宋亿利看着头缠绷带的薛洋,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走到他的身后,又装出一种不经意的样子,刻意压低声音,说道:“敢在宁海的地盘上把薛大少打成这个样子,如果是我来处理的话,一定不会只打断四肢或者变成太监那么简单,我一定会拧断他的脖子,把他的人头带到薛大少爷的面前!”
 
    这句话中就有着很明显的挑拨离间的味道了!
 
    薛洋闻言,眉毛挑了挑,他转过脸来看着宋亿利,有些诧异,又有些玩味地说道:“你是谁?”
 
    “我是宁海天祥集团的总经理,宋亿利。”
 
    “天祥集团?没听说过。”薛洋看都没看宋亿利一眼,一脸的高傲。
 
    的确,作为南方能排的进前几名的少爷,宁海很少有企业可以让他放在眼里,本来天祥集团的名声就和必康有些差距,因此他没听说过也实属正常。
 
    看到薛洋一脸高傲的模样,明显不大想理睬自己,宋亿利的眼睛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阴沉,然后又立刻恢复了低眉顺目的样子。
 
    他笑着说道:“薛大少,其实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和你说这些话,是因为我和你有共同的敌人。”
 
    薛洋闻言,瞥了宋亿利一眼:“共同的敌人,你指的是薛如云?”
 
    “不止。”宋亿利微笑道,“薛大少想要的是那个女人,而我想要的是那个男人。”
 
    “哪个男人?”薛洋对宋亿利的话产生了一丝兴趣,这个家伙貌似比李阳有趣多了。
 
    “和这家酒吧女老板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宋亿利还是一副微笑的样子,看起来这笑容中带了一些刻意讨好的意味。
 
    “原来是这样。”闻言,薛洋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苏锐的样子,他不禁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该死。”
 
    这么些年来,薛洋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在南方有人把他当成宝,可是在宁海可不一定是这样!
 
    “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的确该死,薛大少,我知道那个薛如云和苏锐触怒了你,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尽一下地主之宜,和李阳一起把他们两个揪出来。”宋亿利瞥了不远处的李阳一眼,说道。
 
    “你这地主之谊,我怎么感觉有些借着李阳的光呢?”薛洋阴笑道:“他派出来那么多人,那你呢?就你一个人?这不是借花献佛么?”
 
    宋亿利摇了摇头:“薛少,有些时候,人多不一定管用,有可能一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