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公堂女子就朝坐在主位上的一脸刚正不阿的

丹汁炸开。
 
    “叮!炼丹失败,熟练度+1。”
 
    宁奇不信邪,继续炼。
 
    一个时辰过后,他的熟练度都加到100了,还没成功过,两百份灵草已经消耗了整整一百份,足足七十五万两白银啊!
 
    能在京城买好几座宅院了!
 
    沉住气,宁奇回想每次失败的不足之处,当他炼制第一百零一次的时候,丹汁终于没有炸开,缓缓凝实。
 
    最后变成一颗充满异香的养灵丹,在宁奇手掌心上方滴溜溜的旋转。
 
    “恭喜宿主成功练成黄阶下品养灵丹!熟练度+3。”
 
    系统提示道。
 
    宁奇感觉很美妙,虽然只是黄阶下品养灵丹,但是屠龙商城却卖到1屠龙币的高价!现在他终于自己能炼化了。
 
    熟能生巧,接下来宁奇每一次炼化都成功了,一次都没失败,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整整一百颗养灵丹!
 
    这就是一百屠龙币啊!
 
    而他的炼丹熟练度也加到了400,距离1000升级为二阶炼丹师已经不远了。
 
    为了庆祝,他收起五十颗养灵丹后,把小紫放了出来。
 
    小紫可能正在妖宠空间睡觉,出来的时候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吓的它噗哧着翅膀飞到宁奇肩膀上。
 
    “喳喳!”
 
    它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还喳喳,你看这是什么!”
 
    宁奇指了指桌子。
 
    小紫定睛一看,疯了一般跳到桌子上,以极快的速度脑袋一点一点就把这些丹药吞入了腹中!
 
    它的肚子越来越大,当它吃完五十颗养灵丹后,身上的紫气顿时变的极为浓郁起来,羽毛上也有电弧闪烁!
 
    “喳喳!”小紫满足的用翅膀拍了拍肚子,然后感动的飞到宁奇肩膀上,再次‘耳鬓厮磨’的骚扰起宁奇,让宁奇的半边脸沾满了它的口水。
 
    突然,它的身子顿时僵直住,直直的跌落在地,宁奇吓了一跳,查看后才发现原来它准备‘发育’了。
 
    ………………
 
    “你确定他进了这家客栈!?”
 
    “小人极为确定!”
 
    “好,那我让你办的事,你尽快给我办好!”
 
    “小人晓得,只是这价钱……”
 
    “放心,亏待不了你。”
 
    ………………
 
    第二天,宁奇从入定中醒来,顿时发现外面一阵吵闹,突然他的大门被猛然推开,一名武将带着一群军士走了进来,那武将朝宁奇喝道:“拿下!”
 
 第四十三章 栽赃陷害
 
    “慢着!什么事!”
 
    宁奇大喝一声,从床上跳起,警惕的看着对方。
 
    这时,一个女人哭闹的被一个军士带到前面来:“是不是他?”
 
    女人一看到宁奇,立即大哭起来:“就是他,是他侮辱了我!”
 
    “唉,这小兄弟看起来仪表堂堂,没想到竟如此衣冠禽兽。”
 
    “这些公子哥哪个不是这样,哼!”
 
    “希望大人把他斩首了才是!”
 
    外面看热闹的人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狗日的!陷害老子!”宁奇瞬间炸毛了。
 
    “没话说了吧!束手就擒吧,你跑不掉的!”
 
    领头的将军冷声道。
 
    他乃堂堂巅峰大斗师,早已看出宁奇的修为最多是巅峰斗师,所以胸有成竹,不怕宁奇逃跑。
 
    “等等!我有话要说,那小二可以给我作证,我从未见过这名女子!”
 
    宁奇指着收了他五两打赏,此刻正站在房间门口看热闹的小二。
 
    “是吗?”将军看向小二:“你能给他作证?”
 
    小二连忙道:“小人亲眼看见这姑娘进了这房间,然后哭着跑了出来,绝无半句谎言。”
 
    他眼神闪烁,根本不敢看向宁奇。
 
    “收了老子五两打赏,还敢冤枉老子!”宁奇顿时大怒。
 
    他刚来凤都城,唯一的仇家就是那个孙大能,这一切一定是他搞的鬼!
 
    眼见军士们要动手,宁奇冷哼一声:“我自己走!”
 
    客栈外,远处的酒楼中,孙大能坐在靠窗的位子,见宁奇被人带走,他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冷笑,朝身边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人道:“这件事办的漂亮,过段时间再来我孙家拿剩下的一百两银子。”随后他嘿嘿笑了起来:“冠军侯府子弟又如何,屠龙斗师又怎样,现
 
在你屎盆子打在身上,怎么也洗不清了,等我派人去京城再给你一传,搞臭你的名声!”
 
    “孙大师好手段,在下佩服!”
 
    那中年人笑嘻嘻的比了个大拇指。
 
    凤都城府衙。
 
    宁奇和那女子一起被押解到公堂之上,对方还给宁奇上了镣铐,一到公堂,女子就朝坐在主位上的一脸刚正不阿的官老爷哭诉道:“青天大老爷,求求你给小女子讨一个公道,这个贼子……侮辱了小女子啊!!!”
 
    宁奇立马骂道:“你也太无耻了,就你这种姿色,我堂堂皇上亲封县男还能侮辱你?”
 
    孙柏猛的一敲惊堂木:“公堂之上,不可喧哗!本官问你,你是皇上亲封县男可有凭证!”
 
    宁奇冷声道:“自然是有,还请大人解去在下身上的镣铐,县男我记得是正五品的官职,若没有真凭实据,大人恐怕无权扣押在下!”
 
    孙柏冷笑着看着宁奇,道:“人证物证俱在,我为何无权扣押你!就算你是县男,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宁奇冷笑:“就凭她片面之词,也算是人证物证俱在?”
 
    孙柏:“本官问你,昨日你是否让店小二不要上去打扰你!”
 
    宁奇:“是!”
 
    孙柏:“那一切都明朗了,你就是为了在房间里行苟且之事,才让店小二别上去打扰你,生怕被人撞破你的歹事!”
 
    宁奇怒极反笑:“你这狗官,简直一派胡言!”
 
    “大胆!敢侮辱朝廷命官!来人,打他三十大板!”
 
    孙柏怒喝一声。
 
    旁边的衙役顿时上前挥舞棍子打在宁奇的腿上,想让他趴倒在地,却听的棍子咔嚓一声断了,而宁奇则纹丝不动。
 
    “何虎将军,由你亲自动手!”